【露红bg】红叶妖(3)

  ooc  ooc  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红叶性转bg注意!
  Galgame文风,小学生文笔注意!
  尽量不坑。

        夜已深。
        露伴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过这不是什么坏事。夜间,妖魔鬼怪的力量是最强的,如果那个女妖趁着这时来杀他,睡着的露伴连能不能反抗都难说。但是只要不是在夜里,凭露伴的实力和经验,应付女妖的突然袭击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所以今晚露伴无论如何也要保持清醒。
        保持清醒的最好方法是想事情。对露伴来说,只要想起已故的妻子红叶就会失眠。
   
        对露伴来说,红叶是完美的妻子。知书达礼,温文尔雅,秀外慧中,贤良淑德,她是女儿崇拜尊敬的对象,也是乡里女子们的榜样。不过露伴喜欢她的原因不止是这些。他最喜欢她的,是她在生活中的小情趣。她会把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装饰上红叶和露草,她会在露伴钓鱼时在旁边津津有味地看着 (对此她曾笑着说「露伴捕鱼,红叶在后。」),她会每晚都给女儿讲不同的睡前故事,她会在每年樱花开放时让露伴做好樱饼后带着一家三口去赏樱……
         可是上天就是这么不公,昔人已乘黄鹤去,只余露伴空回忆。以前所有的甜蜜在现在看来都像是刀子,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露伴的心。
         想要再一次,与你相见……

        (哒……哒……哒……哒……)
        尽管声音很小,但是露伴没有放过。是脚步声。明显的,这是这旅馆里除露伴外唯一的会动的事物——旅馆的老板娘 · 红叶发出的。
        此红叶非彼红叶。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她是危险的女妖。据说捕杀了无数住店的旅客。
        开始行动了吗?!
        露伴迅速反应,他闭上眼假装睡着,但是手里却紧紧地握住了法器,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哗),门被轻轻地打开了。
        (哒……哒……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近……
        (咚……咚…咚…咚咚)
        露伴的心率直线上升。冷汗直直的从背后冒出来。
        她会做什么?会猛的张开血盆大口咬断我的身体?还是会折磨似的慢慢吸走我的灵魂?
        现在,她就坐在露伴旁边。露伴甚至能感觉她危险的气息流动,他感觉到那个身影朝自己的脖颈伸出了手!



        然后,帮露伴盖好了被子。
        只是这样?她走掉了。
        露伴完全没缓过神来。他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打湿,手里连法器都握不住了。
        那个杀死了无数过路旅人的女妖,只是,给我盖了盖被子?
        露伴不相信,他没有放下警惕,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声响。
        说不定,刚刚是为了让我松懈,真正的袭击是在这之后!
        果真如露伴所料,那个女妖回来了。
        (哒……哒……哒……哒……)
        脚步声又一次靠近,如果露伴的猜测没错,那么这次才是真格的。
        她又一次坐在了露伴身旁。这次没有任何气息。
        什么气息都没有?!是很高级的妖怪才能做到这一点!这可糟了!判断不了出手的时机!
       露伴死死地握住法器,肌肉紧绷着,一场恶战即将来临!
       是现在出手吗!?正当露伴想要出手之际——

       一个吻,轻轻地落在露伴的唇上。
       没有吸取灵魂,没有伤害身体。
       只是,浅浅地啄了一下。
       露伴睁开眼,看到了女妖 · 红叶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
       「老板娘……」
       「这是,白天的回礼哦。」
         红叶现在跨坐在露伴身上,身体前倾,发丝如同帷幕般垂下。她一只手支撑住身体,另一只手的食指尖轻轻地抹过露伴的嘴唇。
      「您救了妾身,非常感谢。」
        身体……好热……
        本来忠贞不二的露伴会因为除妻子红叶以外任何人的亲密动作而不适,不过直觉让他默认了眼前的人就是妻子。
         想要……更多……红叶……
         ……
         但是,她不是红叶!
         露伴迅速冷静下来。他闭上眼,这样受到的蛊惑会少一点。
      「这样不太好吧,你我都是有家室的人。」
      「呵呵……哈哈哈哈……你真是……」
         露伴睁开眼,看到了红叶大笑了起来。
      「丈夫什么的,骗你的。」
      「骗我的?」
      「骗你的,全都是骗你的。你明明知道的。」
         红叶笑的很开心,仿佛恶作剧成功了的孩子。
      「我当然没有丈夫,虽然隐隐约约有印象,但是应该是搞错了。」
      「我也不是旅馆的老板娘。」
      「我当然,也不是人类。这点你知道。」
      「你不也在骗我么?你不是行僧人吧。你是来退治我的。」
        红叶停下大笑。迅速换上了认真的表情。
      「我什么也,不记得了。总感觉自己忘记了非常重要的事。」
      「总感觉和客官熟悉。说不定客官你能让我回想起以前的事。」
      「如果你能让我回想起那件重要的事,那么即使是被你退治掉也无妨。」
        红叶脸上的表情非常认真。
     「做得到的话,就来试试吧。」
     「我会试试。」
        露伴接受了红叶的挑战。

      「有关与老板娘失去的记忆,有什么线索吗?」
      「都说了我不是老板娘了吧。叫我红叶。」
         露伴和红叶相对而坐。他们正在探讨如何让红叶恢复记忆。
         叫名字的话,说不定会想起来更多回忆。虽然有些别扭,露伴还是同意了这个要求。
      「那,红叶,关于你失去的记忆,你有没有什么线索?」
         红叶偏着头想了想。
      「白天,你救了我。虽然被你扒了衣服,但是,有种熟悉的安心感。」
      「总感觉以前也,被某人体贴的关怀过。想起来了这一点。」
        被关心了一下,就想起来这些。那被关心更多,说不定会想起更多。露伴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没问题,关心人是我的强项。」
       作战方针确认。不过红叶对这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比起被人照顾,我更喜欢照顾别人的……」她小声地呢喃着。
      「你说什么?」躺下休息的露伴好像听到了。
      「没什么,你好好休息。」红叶走出了房间。

评论
热度 ( 6 )

© 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