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啄白】不良×不良(2)

超级冷的石川啄木×北原白秋cp,
学院paro,ooc。 有自设注意!
一样的,galgame文风注意,小学生文笔注意。
大体情节都已经想好,应该不会坑。
很短。


        处理完了所有的事务已经是下午六点。白秋和学生会的其他人道了别,走出校门,准备回家。
        其实一点也不想回家。反正家里面只有我一个人。今天也随便在外面吃点什么应付应付算了。
        抱着这种想法,白秋走进了学校附近的一家拉面店。
        因为父母常常很久都不会回家,所有从小学开始,白秋就经常独自一人在外面吃饭。进入文炼学校以后这一点也没变,白秋已经是学校附近所有餐馆的常客。
        这家店也不例外,白秋轻车熟路地走了进去点了份猪肉豚骨拉面。他默默地坐在店里最右边的角落里一个人吸溜着面条。
     「老板!!来一份豚骨酱油拉面,要多加菜!面煮硬一点!」
        这响彻全店的大嗓门吸引了白秋的注意,这声线白秋很熟悉,可白秋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向着声音的源头一瞧,是石川啄木。
        白秋愣了愣,明明几个小时前才见过面,怎么就没想起来是他?
     「哎呀,是你呀。送你一份叉烧拿去吃!」看到是他,老板豪爽的大手一挥。
        什么?白送一份叉烧?作为熟客,在白秋的印象里,老板从来没有这么大方过。
        为什么?好奇的白秋默默观察了起来。
        石川似乎没有注意到角落里观察的白秋,现在他正专心致志的与面条搏斗着。
     「我吃饱了!」
        迅速解决了面条的石川掏了掏腰包,原本满足的表情一下子变成苦瓜脸。
        该不会没带钱吧?一直在观察的白秋在心里吐槽。
     「老板,这次也……那个啥……赊着行不?」石川小心翼翼地谄媚着。
     「不行!你已经连续赊账很多次了吧!上次说的绝~对会付清吧。给我打工还债!」老板学着石川的样子,围观的顾客都哈哈笑了起来,店里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实在是太丢人了!白秋都不好意思说和他认识,他低下头默默地吃起了面。
     「是!我先去擦桌子啦!」石川还真就马上开始打工还债了。
         石川从左到右一个桌子一个桌子擦了起来。虽然大家都把「打工还债」当成笑话,可石川并没有以玩笑的态度对待,他认认真真地把每张桌子擦得一尘不染,而且还擦得又快又好,很快便擦到了白秋的这张桌子。
     「哎呀!这不是北原会长吗,你也来吃拉面啊。你早说嘛,我让老板给你便宜点。」
        白秋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发生了。石川把他认出来了,还叫他会长。这下白秋不管他不行了。
     「石川啄木同学。跟我套近乎也没用。请立即停止你的行为。学校明确规定禁止学生打工。」
        白秋板起脸,一字一句地训斥着。
     「而且,吃霸王餐是每位合法公民都唾弃的行为。你身上还穿着学校的校服,这是在给学校丢脸。」
        不等石川反驳,白秋直接拉着他的手到了老板面前谢罪。
     「实在是对不起。我们学校的石川同学给您添麻烦了……他欠了多少钱,我会付清的。」
         老板似乎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反而不好意思。
     「哎呀,没事没事,你把这次的费用结了就成。」
       白秋结了账,拉着石川就出了拉面店。


     「啊——放开啦,疼疼疼疼。」
       拉着石川钻进一个巷子里以后,白秋放开了手。
     「嘛,吃霸王餐是我不对啦,但是你居然那么凶。」
       对方脸上完全没有悔意。这令白秋气不打一处来。
     「笨蛋吗你是!」
     「对不起!不过谢谢你付了我的餐费。」
       明明听到的是训斥,石川还是死皮赖脸地笑了。
       真是个怪人……白秋揉了揉太阳穴。
    「好了~别生气啦~周末我请你吃好吃的~你帮了我俩次呢。」
        石川仿佛已经忘记了白秋刚刚的训斥给他的不快。他似乎只记得好的事情,不记得糟糕的事。
    「我周末有补习班。」
    「那就你有空的时候!什么时候都行。」
    「真是的……我知道了。」白秋明白这个男人在这方面有奇怪的执着。他敷衍地答应了。

    「奇怪的笨蛋」看着石川已经走远的背影。白秋默默地在心里给他打上这个tag。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白秋似乎并没有在讨厌他。




         时间很快到了周末。对白秋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学习而已。马上就要考试了,白秋不敢怠慢,在补习班和补习班之间赶来赶去。
        赶在迟到前到了国文教室,白秋却发现本应坐满了人的教室门都没开。门上留了言:
     「夏目老师吃坏了肚子,本周休息。」
       诶?
       打电话问了一下,确有其事。似乎老师有通知家长,不过白秋的父母太忙没注意。
       挂了电话。白秋看了看表。下一堂课也在这里上,离下一堂课还有四个小时。回去吧,来回就要花掉俩个小时;不回去,也不可能在门外干等四个小时。面对这一下子空出来的时间,白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盯着手机,突然发现了石川的电话号码。
       什么时候存的来着的?啊,是那次石川翘课失踪自己为了联系他才拿到的。
       有时候,白秋真的很羡慕石川。石川是那么的自由,想翘课就翘课,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跟他一比,自己简直就是是笼中之鸟。自己也想要翘课,也想要无视所有人的眼光,也想要叛逆地顶撞烦人的老师。但是自己不能。石川那么自由是因为他能不在意名誉啊地位啊这些世俗的东西,而对自己来说,这些东西非常重要,不可能放弃。所以只能偷偷的叛逆,所以才会抽烟。
        这些事,白秋心里比谁都明白。上帝是公平的,给他开了门,同时也关上了窗。
        但是现在,可以合法的翘一下课,毕竟老师都没来嘛。白秋拨通了石川的电话。
     「喂,现在我有空。」
     「好的!马上就到!」
        等了一会,石川出现了。
     「今天要带你去个有趣的地方!」



        穿过几条巷子,眼前的风景变得陌生起来。明明每周都会来补习班,但补习班附近白秋还真就没有去过。与白秋相比,石川就显得熟练多了,他们在巷子与巷子之间穿行,终于到了目的地。
        目的地是一家隐秘的小摊,摊主老婆婆正在做鲷鱼烧。
     「两份鲷鱼烧!」石川笑眯眯地和老婆婆打着招呼。
     「这不是啄木小子吗?还带了朋友呀,给你买一送一好了。」
     「这可不行!今天钱可是带够了的!别小看我!」
       石川拿了两份做好的鲷鱼烧,老老实实地给了两份的钱。
       他们边走边吃。白秋的内心升起一个大大的问号。
     「为什么那天拉面店老板的优惠你答应了,今天的优惠你没答应?你不像是会推掉优惠的人。」
     「这个啊,嗯。因为这位老太太的老伴生了重病,他们又没有孩子,她是为了给老伴筹钱才会摆摊的。如果我多给一份的钱,她老伴的病说不定就会好一些。」
        白秋睁大眼睛,有点意外。
    「啊!还有,说本大爷不像是会推掉优惠的人是什么意思啊?!本大爷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呵,当然了。你天天都在向光太郎同学借钱吧?也有向其他同学索要来着的?」
    「索要什么的,真过分呢!只是借的时候凶了一点……」
    「今天也是向光太郎借的?」
    「不是不是!是跟家里说「交了恋人」这样要到的。」
    「连父母都要欺骗吗?」
    「不,不算啦!啊,你明明叫高村就是「光太郎」叫我却是「石川」!不公平!」
    「石川你,果然是个笨蛋。」
    「叫我啄木啦,白秋!」
    「不要直呼我的名字。」
    「那,白秋秋~」
    「好恶心。不要。」
      ……
        两个人打打闹闹,不知不觉到了白秋上课的时间。白秋和石川道了别。
     「今天,挺开心的。谢谢招待。」
     「没有没有~以后也经常出来玩吧!我还有好多东西想给你看。」
        石川露出了小孩子一样的表情。
     「我们是……朋友了!」
        朋友?白秋愣了愣。确实一起愉快的玩了一下午,但是作为学生会长,和不良少年做朋友什么的,果然是不行的。
        但是……不想要拒绝,拒绝了以后就不能约出来一起玩了。
     「啊,我得走了。」白秋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假装急匆匆的跑掉了。
       其实,白秋没有马上拒绝,这就是他认同了石川的证明,不过他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评论
热度 ( 5 )

© 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