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红bg】红叶妖(2)

 ooc  ooc  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 红叶性转bg注意!
 Galgame文风,小学生文笔注意!
 尽量不坑。

    「客官是觉得红叶是个风雅的名字吗,真是荣幸呢。」
    「客官,客官?」
      老板娘 · 红叶的呼唤把露伴拉回现实。
    「怎么了?突然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
      眼前的人,和珍藏在记忆里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同样的脸,同样的名字,同样的声音……
      但是却不是同一个人。
   「没什么……我的妻子,也叫红叶。」
   「哦呀哦呀,这可真是太巧了呢。不过客官明明是行僧人,却有家室吗?」
      是在装傻么?
   「……妻子已经过世了。女儿也出嫁了。我现在不过是孑然一身。」
   「是这样吗……」
    ……

        吃过饭后,露伴回到自己的房间冥想。
      「嘣!」天空突然响起一声惊雷。大雨瞬间哗哗的下了起来。
        这个季节山间经常会有这样的大雨,尽管如此,这场雨也算是大的。
        突然的大雨打断了露伴的冥想。他看向窗外,雨帘仿佛瀑布般的落下。透过雨帘,他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是老板娘,这么大的雨是在做什么?
      定睛一看,在忙着收白天晾的被单。
      在山岚和大雨的双重冲击下,她的身影显得是那样的孤单无助,摇摇晃晃,仿佛马上就会被大风刮走一样。
    「回来!」露伴莫名的感觉心疼,他对着那个身影大喊。
      听不清对方在喊什么,露伴决定理解成求救信号。他猛的冲出去,抱起那个湿透了的身影就往回跑。

    「啊……客官,您没事吧?」明明自己的情况更糟糕,她却关心起了露伴。
    「我没事。……你真傻,这么大的雨还出去收被单。」
听到这责怪般的话,红叶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客官不也很傻的把妾身救回来了吗,明明妾身自己回来客官就不会被打湿了。」
       回到屋内,露伴点燃了火炉。只是冲出去了一下,衣服却湿透了。他脱下自己的衣服放在炉边烤干,然后转过去看向红叶。似乎红叶已经没有力气做任何事了,她嘴唇发紫,皮肤苍白,无力地倚靠在柱子上。她那被打湿的和服紧紧贴在身体上,勾勒出胴体美妙的曲线。她盘好的头发散开了,水从发梢不停的滴落。样子很狼狈,但却让人生出一种保护欲。
       总不能就让她一直这个样子吧,至少也要把外衣脱掉。露伴想着,自然而然地把手伸过去解红叶的腰带。
     「诶,客官?」
     「别动,外衣必须脱掉。」露伴强硬的命令着。
     「哎呀,不行呀。」红叶的脸唰的红了。她挣扎了一下,却被露伴强有力的大手摁住了。把外衣扯下来才发现,原来她的内衣也湿透了,薄薄的白色襦袢被打湿后成了半透明状,不该被看见的秘密若隐若现,红叶不得不用手遮蔽住。
     「真是的,说了不可以的……」
       糟糕,真是太糟糕了。
    「浴室里有毛巾。可以帮妾身拿下吗?」话音未落,露伴赶紧就像知道了救命稻草一样的闪进了浴室。

       为什么我又一次做出了这样的举动……露伴望向窗外。
       窗外还在传来滴滴答答的雨声,不过快停了。
       炉子里传来噼啪的声音,虽然俩人都只穿着内衣,披着浴巾,不过坐在火炉边就不会感觉到冷。
       红叶一边拿着浴巾擦头发,一边和露伴闲聊着。
     「夏天的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似的,喜怒无常呢。」
     「确实,所以我还是更喜欢春天。秋天也不错。」
     「妾身也很喜欢春天呢,说到春天就是樱饼吧。」
     「嗯。边吃着樱饼边赏樱花是一种享受呢。」
     「是呀。不止是樱饼,其实甜食妾身都挺喜欢的,羊羹也好馒头也好,还有……」
       ………
       有那么一瞬间,露伴真的有种再一次见到了妻子的错觉。
        实在是太像了,连习惯都一模一样。
        可能我已经深深的落入了她的陷阱。
        察觉到这一点的露伴找了个借口结束了话题,回到房间开始冥想。
        短短不到半天,居然两次,对这个女妖做出了越界的举动。
       虽说是把她和妻子搞混了,但是这一点也……
       露伴心烦意乱,就连冷静地分析都做不到了。
       这是对亡妻的背叛。一想到这点,露伴就懊悔不已,罪恶感透过脊柱散发到全身。
       红叶……露伴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二十五年前
        这时的露伴十七岁,正是最好的年纪。出身佛门世家的他,高大帅气,褐色的短发,古铜色的皮肤,结实的臂膀。更重要的是他兼具温柔体贴的个性和努力上进的品格,不仅擅长家务事,还年纪轻轻就成为了首座。乡里的少女都为他倾心,天天都有借着参拜的名义来偷看他的姑娘,这倒是让寺里香火旺了许多。
        今天也有一名少女来参拜。她穿着正式而华丽的振袖和服,和服上饰有红叶纹,印着家徽。她盘起的金发上插着一枝晚樱,眼尾有隐隐约约的红色眼妆。看见露伴,她薄红的嘴唇抿起,露出了一抹羞涩的微笑。
      「很久没见了呢。露伴大人。没有忘记我吧?」
        突如其来的问题把露伴问蒙了。自己从不记得见过这般美丽的少女,可她却见过我?
      「是我呀,红叶,尾崎红叶。」
        尾崎红叶……是那个小鬼?身上虽然有尾崎的家纹,头发也是一样的浅金色,含情脉脉的眼眸也是一样的碧绿。但是露伴完全没有把眼前的美人和记忆里的小鬼联系在一起。毕竟实在是天差地别,让人怎么也无法相信。
      「真的,变成风雅的样子了。」
      「这也是托了您的福。是露伴大人鼓励了我我才努力学习的。」
        再一次相见的两人坐下愉快的交谈了起来。
     「露伴大人原来是寺里的首座吗。」
     「嗯。红叶你原来是尾崎家的女儿啊,第一次见完全没发现呢。」
     「因为那天的我实在是没有个小姐的样子呀。」
     「嘛,小孩子有小孩子的样子也没有错。」
       ……
       不知不觉到了七夕,许多青年男女结伴来到寺里游玩,在寺里的七夕许愿树上许愿。露伴忙碌的招待着他们。
    「露伴大人,真是辛苦了。」
      听见熟悉的声音,露伴回头。是红叶。
    「你一个人吗?」
    「露伴大人不也是一个人吗,我来陪您了。」
      终于招待完客人。俩人来到许愿树前,分别写下愿望,挂在了树上。
    「露伴大人……许了什么样的愿望?」
    「有关于红叶的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既然是关于我的愿望,让我知道也没关系吧。」
    「那就告诉你吧。希望……红叶可以不要对我用敬语。」
      红叶睁大了眼睛。
    「不喜欢我用敬语吗?那样就不够优雅了。」
    「只是不对我用。总感觉满口敬语的你很疏远。」
    「是这样吗,露伴先生?」
    「更亲近一点。」
    「露伴君?」
    「再亲近一点。」
    「露伴。」
      露伴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红叶的脸微微有些泛红。
    「这就对了。就像那天一样。」
    「露伴更喜欢那天的我吗?」
    「不是。怎样的你我都很喜欢。只是希望你能做自己,不要活的那么累。」
       红叶的脸更红了。
    「露伴,喜欢我吗?」
    「喜欢。」
      不是说谎,露伴已经爱上她了,至少几个月前就爱上她了。
       几个月前,露伴曾邀请红叶来做客。
       露伴在大殿里左等右等也没看见红叶来。正想着出去找,就在门口看见了。
       原来是钻进了院里的紫阳花丛里。
    「在做什么呢?衣服会打湿的。」
       红叶一愣,好像才发现衣服打湿了。
    「紫阳花喜阴,花丛里露水都不会干,前几天还下了雨,你还钻进去……」
    「哎呀哎呀,没注意到呢。」
      露伴赶紧把红叶从花丛里拉了出来。
   「虽在人间人不识,与君名作紫阳花。……是因为这个才叫紫阳花吗?」
     在饭桌上,红叶偏着头问。
   「确实是因为白乐天的《紫阳花》才会叫这个名字。不过似乎他咏的不是这种花。」
   「那白乐天咏的到底是什么呢?」
   「不知道呢。似乎是种树。」
   「是吗……对了,露伴大人做的菜十分好吃哦。味噌汤乍一看是淡味,其实是为了不遮住昆布的鲜味对吧。豆腐也切的很好,没有破损。就连饭都蒸的很好,粒粒晶莹。吃露伴大人做的饭是种享受呢。」
      突然被对食物非常严苛的红叶给出如此高的评价,露伴都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好吃的食物要给会吃的人,就像千里马遇伯乐一样。」
      千里马就是我,伯乐就是你。
      所以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露伴。」
     露伴看向红叶,她的脸已经不能再红了,连说话都有些困难。
   「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一半。」
   「是吗,还有一半是什么?」
   「……想要,嫁给,露伴。」
    在月光下,露伴看到了红叶无比认真的脸。
   「那就嫁给我吧。我发誓一生只喜欢你一人。」
    露伴也认真的发誓。
   「嗯……我也,只喜欢你一个。」
    俩人幸福的在月下相拥,许下一生的誓言。

评论
热度 ( 6 )

© KY | Powered by LOFTER